大咖谈教育


导读

二孩政策,是中国实行的一种计划生育政策,规定符合条件的夫妇允许生育“二胎”。因为是二孩政策,故第一胎为多孩时,不可生第二胎。

2011年11月,中国各地全面实施双独二孩政策;2013年12月,中国实施单独二孩政策;2015年10月,中国共产党第十八届中央委员会第五次全体会议公报指出:坚持计划生育基本国策,积极开展应对人口老龄化行动,实施全面二孩政策。




托教机构成托儿所

二胎,想生而又不敢生,何处“托儿”是一个重要原因。随着“二胎”政策的放开,“托儿”成了人们首要担心的问题,然而目前的公共育儿设施及其匮乏,导致了一部分人把少儿教育机构当成了“托儿所”,也出现了令人心痛惋惜的严重后果。有些把孩子送到教育机构的父母是为了不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。可一个毋庸置疑的现象是,部分把孩子送到早教中心、托教中心、培优班的家长,是把这些机构当做托儿所在用。


在中国家庭中,老一辈承担大量抚育孙辈的工作。一个数据是:在北京有将近80%的孩子是由爷爷奶奶辈看护的。现在把教育机构当做是保育救命稻草的年轻长辈毕竟是少数。然而,问题来了,假如年轻父母要生育二孩,谁来照顾呢?很多老人已年迈,并且对于一孩的照顾已经消耗掉他们的大量精力,对于二孩早已有心无力。请保姆?“请不起”和“难信任”两大难题摆在面前。自己照顾?更是天方夜谭。所以,很多人生育二孩的意愿不强,很大原因也是在于对照料问题非常担忧。



公共政策该对保育机构有所作为

按理说,对于儿童来讲,最重要的是家庭养育,是父母的陪伴。一个显而易见的办法是给女性发津贴,让她们拿着“工资”带孩子。可这效果似乎并不好。

近几年德国就在闹育儿津贴的矛盾。德国在欧洲的生育率不算高,所以政府想办法补贴市民,提高生育率。2013年,德国开始推行养育补贴政策,倘若母亲在家养育孩子则能拿到不少政府津贴。可去年德国法官却刚刚裁定这种育儿津贴是违宪的:一是因为这项规定捆绑了女性,让他们无法好好工作甚至难找到工作;二是因为弱势家庭的家长为了育儿津贴会不参加工作,把孩子留在家中,可又无法给孩子高质量的教育与陪伴,更谈不上创造一个良好的教育环境来促进孩子的成长发展。


在育儿政策里,德国的反面是法国。对法国的双职工家庭来说,多一个或两个孩子,意味着大量精力和时间的投入。法国通过政府提供了完善的看护服务,最早的一座托儿所于1881年成立,目前大部分托儿机构为公立。这对于需要忙碌工作的年轻父母来说,帮助很大。另外,政府通过税收减免的方式,鼓励企业提供儿童的教育与照料服务,以及延长服务时间。


让“托教”有保障才能提高二胎生育率

对于国内的大部分工薪阶层父母来说,女性不可能不工作,否则家庭收入完全不够养孩子。而要鼓励男性多抚养孩子,转变育儿观念,并非一日之功。

《中国妇女》和一家调查中心所作的《第10次中国城市女性生活质量调查报告》显示:女性对家庭收入的贡献率为32.3%。而“工作任务繁重”(58.1%)、“工作家庭难兼顾”(44.4%)、“职场竞争激烈”(36.8%)是女性感到压抑的三大原因。所以尽管“单独二孩”政策放开,可远远还没出现赶着生育的“婴儿潮”现象发生。

所以,必须开始大力关注公共育儿设施的建设了。然而,大量作坊式、无证经营的托教机构让家长们又陷入了另一种担忧之中。把孩子们送入这些灰色机构之中,家长们真的放心吗?



小编有话说

托教,是继托儿所、小饭桌、托管班之后的一个全新概念,主要指从事学生委托管理和课外教育辅导的机构、行为的总称,也是托管和教育的合称。

除了托管所包含的看管孩子安全、承担接孩子放学、安排孩子晚饭或午饭等任务以外,最大的区别就是托教班寓教于乐,充分利用课余时间让孩子在游戏中学习知识。

把孩子放学后的时间交给我们,一切将会变得温馨从容。